联系人:慕容明月
电 话:124324567980-
手机号:12346132768985
传 真:765434657687
地 址:地球人
  突破“圈層化”﹐邁向廣闊現實>>您当前位置: > 环亚线上娱乐 >

突破“圈層化”﹐邁向廣闊現實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0-01-22 19:20

  版權聲明﹕凡《光明日報》上刊載作品(含標題)﹐未經本報或本網授權不得轉載﹑摘編﹑改編﹑篡改或以其它改變或違背作者原意的方式使用﹐授權轉載的請註明來源“《光明日報》”。

  ●模式化的表達策略﹑相似的競賽流程﹑雷同的煽情﹐致使一些網絡文藝產品走向同質化﹐停留于粗暴的商業營銷﹐單一化﹑膚淺化的表達最終違背受眾的文化期待。

  ●祗有賦予網絡文藝更明確的價值引導﹑更崇高的精神品格﹑更飽滿的藝術審美﹑更開闊的文化格局﹑更接地氣的現實精神﹐才能真正提昇網絡文藝的社會影響力和文化傳播力。

  ●網絡文藝應該以文化為起點﹐引導個體正確地面對自身與現實﹐而非沉迷于虛擬的“圈子”空間。畢竟﹐現實才是有溫度的家園。

  網絡文藝經過20多年的探索﹐在文化觀念﹑藝術形式﹑媒介傳播和產業發展等方面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。與此同時﹐網絡文藝創作依然存在娛樂化﹑商業化傾向﹐整體水平良莠不齊。當前﹐黨和國家作出“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”“抓好網絡文藝創作生產”的戰略部署﹐網絡文藝在全球範圍內也呈現爆發的態勢﹐這些都是新時代網絡文藝實現跨越式發展的契機。

  那麼﹐如何從虛構幻想向現實關懷落地﹐從娛樂快感向精神美感昇華﹐超越小眾文化狂歡進而追求大國形象書寫﹐成為網絡文藝獲得健康發展的關鍵。在這樣的背景下﹐網絡文藝的自我調整﹑自我完善顯得至關重要。這是一個系統工程﹐其中就包括亟待強化“出圈”的意識。

  “出圈”是一個網絡流行詞﹐意思是某個明星﹑某個事件突破自己固定的“粉絲圈”走紅﹐被更多圈子外的人所知曉。網絡文藝“出圈”﹐不僅是超越網絡文藝內部的“圈層化”﹐也是逐漸摘掉“網絡”的帽子﹐全面提昇文化格局和藝術審美。

  2017年的網絡綜藝《中國有嘻哈》﹐一夜之間讓小眾的青年文化進入大眾視野﹐其後愛奇藝﹑騰訊﹑優酷三大網絡自製平臺連續推出一系列節目﹐獲得良好的市場反饋。“圈層”綜藝為網絡綜藝多樣化﹑高品質創新提供了有益嘗試。從早期的網絡文學分眾閱讀﹑類型化創作到近年短視頻的內容定製﹑分類推送﹐從“嗶哩嗶哩”網站深耕二次元文化的嘗試到三大視頻平臺目前的發展思路﹐都以互聯網用戶“圈層”特徵分析為基礎﹐深耕垂直題材﹐作為創意和製作策略。

  “圈層化”網絡文藝是市場發展的需要。隨著網絡文藝自身形態日趨成熟﹐網絡文藝需要不斷在創新中提昇質量。然而﹐回歸理性的資本市場難以再現瘋狂的資本加持﹐創新試錯成本必然提高﹐那麼在原有高熱度的題材和類型中﹐以特定“圈層”用戶需求出發﹐深耕題材內容﹐成為有效降低風險的商業策略。

  不過﹐這一波商業操作的成功﹐根本上還是因為觸動了“圈層”受眾文化認同和情感歸屬的需求。近兩年﹐一些相對小眾的藝術形態﹑青年文化的價值﹐通過網絡視聽節目被大眾“發現”和認可。同是音樂類節目﹐網絡綜藝《樂隊的夏天》《聲入人心》《中國新說唱》﹐分別聚焦獨立樂隊﹑歌劇和說唱。三種不同的音樂形式或鮮為大眾瞭解關注﹐或在大眾觀念中存在某些誤讀﹐通過這三個節目確實掀起了小眾音樂的熱潮。《中國新說唱》將說唱中積極進取﹑率性表達﹑愛與和平的精神力量提煉放大。《聲入人心》則以綜藝節目的製作模式﹐將“曲高和寡”的美聲﹑音樂劇﹑歌劇進行流行化展示﹐讓更多的受眾領略到高雅藝術之美。《樂隊的夏天》看起來就是請樂隊唱唱歌﹐讓評委聊聊天﹐但新老樂隊的魅力讓觀眾著迷了一個夏天。當觀眾開始看膩“綜N代”真人秀的時候﹐“圈層”綜藝能夠實現流量與口碑雙豐收﹐正是因為以小眾文化為切入點﹐以“圈層”用戶更專業﹑更明確的文化需求為“爆點”﹐點燃了觀眾的渴望和激情。“圈層”綜藝展示小眾文化﹐對競賽﹑表演過程中青年的成長也有所呈現﹐既是對小眾文化的肯定﹐也是對個人價值多樣化的肯定。當《聲入人心》欄目的24位演唱者在告別舞臺之際﹐演唱《我相信﹐於是我堅持》時﹐舞臺的光芒和掌聲也在為每一個執著興趣﹑守護夢想﹑努力奮進的人助力點讚。此時﹐觀眾都能夠在掌聲﹑淚水和笑臉中﹐激蕩起個人夢想和家國夢想的奮進激情。小眾文藝的魅力藉助網絡獲得更大範圍的接受。

  從某種意義來說﹐網絡文藝自誕生以來就具有“圈層化”屬性﹐是以青年創作者和青年受眾為主的“圈層”文藝。數據顯示﹐隨著網絡技術飛速發展﹑網絡文藝形態日漸豐富﹐從“Z世代”(指1995─2009年間出生的網生代青年)到退休老人﹐從小鎮青年到海外友人﹐網絡文藝受眾的數量和範圍都在迅速擴大﹐網絡的無限覆蓋﹐最終將網民的“圈子”邊界拓展為無形﹐“出圈”是網絡文藝發展的必然方向。

  網絡文藝的“圈層化”策略有其文化合理性和積極意義﹐但商業營銷是其出發點﹐因此也就不能完全彰顯文藝以人為本的精神特質。網絡文藝融合文藝與產業的雙面性﹐具體形態側重有所不同。對於受眾面廣﹑影響力大﹑有著傳統文藝根基與脈絡的形態﹐尤其不能無視“圈地自萌”可能帶來的問題和風險。

  作為網絡文藝發端的網絡文學﹐“根”在中國傳統文化和精神﹐但互聯網用戶的“圈層化”﹐形成了網絡文學不同於傳統文學的創作和閱讀形態。在網站和移動閱讀終端﹐網文讀者首先以性別進行區隔和分流﹐進入男頻﹑女頻後各自細化為一級﹑二級等百餘品類﹐由此保證快捷﹑精確地滿足讀者閱讀需求。為了延續類型閱讀快感﹐讀者可能長久沉浸于固定類型﹐網絡寫手也會依據類型數據庫和固定的敘事模式進行規範寫作﹐保障作品在網站上架﹑被讀者選擇。因此可能導致讀者文學審美和知識趣味的單一化﹐而寫手的自我複製﹑習慣性寫作和跟風﹐也不利於網絡文學的良性發展﹐長此以往﹐可能讓禁錮于固定閱讀“圈層”的讀者﹑寫手陷入自我封閉和自以為是的怪圈。

  近來的“圈層”綜藝對青年文化和萌寵﹑科技等垂直題材的涉及﹐表現出一定的積極文化價值﹐但是﹐基於娛樂和商業訴求﹐也暴露出一些問題﹐例如模式化的表達策略﹑相似的競賽流程﹑相似的舞美燈光﹑雷同的煽情﹐甚至表演者千人一面的精緻妝容﹑完美人設﹐致使原本多樣的小眾文化形態走向同質化﹐停留于粗暴的商業營銷﹐單一化﹑膚淺化的表達﹐最終違背受眾的文化期待。

  網絡文藝“圈層化”弊端的影響﹐不僅可能造成網絡文藝自身價值與審美的窄化﹐還可能影響受眾對現實的理解﹐對青少年價值觀﹑審美觀的影響特別值得關注。“圈層化”是互聯網時代人與人之間一種緊密的連接方式﹐包括“圈子化”和“層級化”。互聯網在情感和利益的基礎上﹐建立更多人際連接﹐形成更多“圈子”﹐以興趣為連接點的職業圈﹑亞文化圈就很典型。“圈子”能強化人的連接﹐也能分裂和隔絕“圈子”以外的世界。如果過度以“圈層”為文藝創作和傳播的思路﹐就有可能進一步固化“圈層”﹐不利於“圈子”之間的交流和文化傳播。“層級”象徵人們在互聯網空間中的位置和話語權﹐也影響他們現實的觀念和行為。如果不懂“俚語暗號”﹐普通受眾甚至很難進入某些“圈子”交流﹐青年個體如果不能處理好“圈子”內外的關係﹐的確存在疏離社會現實和群體的風險﹐放大“信息繭房”效應。“圈層”文化中﹐個體在知識獲得和情感體驗上都是成倍累計的﹐網絡文藝可以利用這一優勢﹐放大正能量﹐淨化網絡環境﹐在尊重多樣性基礎上加強對青少年的引導。

  “圈層化”是網絡文藝發展的某種支點﹑策略﹐在尊重和保留小眾文化特質﹑滿足“圈層”用戶需要的同時﹐祗有賦予網絡文藝以更明確的價值引導﹑更崇高的精神品格﹑更飽滿的藝術審美﹑更開闊的文化格局﹑更接地氣的現實精神﹐才能真正提昇網絡文藝的社會影響力和文化傳播力。

  網絡和文藝都有造夢的力量。然而﹐無論什麼“圈層”的文藝﹐歸根結底都是人民的文藝。以人民為中心的文藝應該以審美的方式直抵人心。而文藝創作對於人的關注﹐以對當下現實人生的關注最為重要。從舞臺到生活﹐從虛幻到現實﹐從表演到人生﹐網絡文藝祗有完成質樸﹑紮實的轉身﹐才具有新時代文藝的真正品格和價值力量。網絡文學﹑網絡劇不等於玄幻﹑仙俠﹑宮斗﹐對小眾文化價值的發掘不該止步于舞臺競演的尖叫和掌聲。“燃炸”的狂歡之後﹐能否把舞臺上比拼﹑較量的精神﹐轉化為面對和解決現實困境的勇氣與力量﹐而不是陷入更大的迷茫和孤獨﹖網劇《慶餘年》借由穿越主人公的現代身份﹐將現代思想觀念植入古代社會敘事﹐將原小說主人公范閑形象進一步提煉﹑典型化﹐穿插中國傳統詩歌蔚為大觀的燦爛成就﹐儘管故事虛構﹐但是情感和人情世事貼近現代生活。網絡文藝可以虛構﹑可以創造﹐但其價值和精神不能虛空和亂造。

  網絡文藝長于日常表達﹐但日常不等於瑣碎無聊﹐如何在庸常的生活中發現並獲得力量﹐勇敢面對現實困惑﹐是當前青年群體的剛性需求﹐應該成為網絡文藝的努力方向。即便是虛構的網絡文藝作品﹐其敘事視角﹑精神塑造也應該關乎當代﹑切乎現實。網絡文藝應該以文化為起點﹐引導個體正確地面對自身與現實﹐而非沉迷于虛擬的“圈子”空間。畢竟﹐現實才是有溫度的家園。

  網絡文藝打破“圈層”局限﹐還有必要強化主流文化的向心力﹐這是網絡文藝獲得長久﹑健康發展的本質方向。不久前“爆紅”的“嗶哩嗶哩”網站2020跨年晚會﹐從內容到表演者顯然是一次“破圈”﹐作為最早深耕二次元文化的網絡社區﹐這個網站正在轉型為人群覆蓋更廣﹑話題更多元的網絡平臺。晚會中由退伍軍人合唱團演繹的《亮劍》主題曲《中國軍魂》﹐受到廣泛點讚﹐這是“圈層”文藝“出圈”邁出的重要一步。

  網絡文藝“出圈”的另一層含義﹐是網絡文藝逐漸摘掉“網絡”的帽子﹐打破網絡文藝與傳統文藝的“圈層化”區隔。人們習慣于強調以網絡為媒介進行文化和藝術表達﹐使傳統文藝通過新媒體獲得傳承傳播。反之﹐將網絡文藝“逆向”與傳統媒體﹑傳統文藝形態整合﹐通過網絡文學的出版發行﹑網絡綜藝和網絡連續劇的網臺聯動制播等方式﹐既不失為融合策略的開拓﹐也是提高網絡文藝創作標準和藝術質量的正確打開方式。網絡文藝是時候“出圈”了﹐以更崇高的精神品格成為促進個人自我發展﹑社會全面進步的有益力量﹐以更開闊的文化格局承擔起講好中國故事﹑傳播中國聲音的藝術使命。

  (作者﹕趙麗瑾﹐系甘肅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﹑西北師範大學傳媒學院副教授﹐本文系2019教育部人文社科規劃青年項目〔19YJC760163〕階段性成果)




上一篇:404 Not Found
下一篇:USDT体系正式对接环亚游艇会资金优势投资机会等你来